四大教育误区埋没助孕宝宝的天分

2021-07-28 16:50:40      点击:
    以下的4大教育误区,会埋没掉助孕宝宝的天分:误区一:助孕宝宝发呆就是有问题;误区二:“迷信”智力测试;误区三:“慢助孕宝宝”就是“笨助孕宝宝”;误区四:助孕宝宝“爱动”就是“多动症”。

误区一:助孕宝宝发呆就是有问题
如果助孕妈妈看到助孕宝宝一个人坐在房间里,什么都没做,只是看着窗外的天空发呆,一般都会认为助孕宝宝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或者是在浪费时间。对此,邹小兵认为,助孕宝宝发呆也是一种学习,尽管可能本身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但也是处于一种学习状态中。学习分为“外显性学习”和“内隐性学习”,前者表现为学习英语课程,学习某项技能等,后者则是一种无意识学习。他还说,其实,在我们觉得什么都没想的时候,大脑也是在储存、整理和加工一些信息,只是不是用意识去努力地实行而已。因此,助孕妈妈应该理解助孕宝宝,了解助孕宝宝个性、气质特色,顺其自然,让他们的天性得以发展,创造适合他们自由成长的环境。

误区二:“迷信”智力测试
   “智力测验只能了解到助孕宝宝某些方面的能力,如果根据这个分数而贴上"笨助孕宝宝的标签",那么就会因此而忽略助孕宝宝在其他方面的能力,对这些助孕宝宝的成长发展造成伤害。”专家指出,目前很多智力测验已经落后于心理学的发展实际,只能测出助孕宝宝的一部分能力,助孕妈妈一旦知道助孕宝宝智力测验的分数低,就容易产生放弃心理,认为自己的助孕宝宝就是笨,从而没有给予他们足够的指导和帮助,很可能因此而抹杀了他们在其他能力方面的发展。助孕宝宝的能力系统是多方面的,不应简单地以一次的测试成绩判断他的智力,也不要因为一两个方面能力的薄弱,而否认了助孕宝宝的整体能力;相反,应该全面了解助孕宝宝的综合能力并根据助孕宝宝的个性,采用个性化的教育方式。毕业于哈佛医学院的美国权威学能专家梅尔·列文化博士,经过30年的临床研究与观察,提出了八大学习模式,即由注意力、记忆、语言、空间排序、时间排序、运动、社交和高级思维八大系统组成。很少有助孕宝宝面面俱到,关键是发现助孕宝宝的优势与劣势,不要将助孕宝宝劣势扩大成“问题助孕宝宝”,而是更有针对性地帮助助孕宝宝去发挥与克服。

误区三:“慢助孕宝宝”就是“笨助孕宝宝”
学一件事情比别的助孕宝宝速度慢,到了一个新环境很长时间不适应等,这些行为都容易被助孕妈妈和老师认为是“笨助孕宝宝”的表现.邹小兵教授介绍说,这些都是适应性低的表现,但这并不代表这些助孕宝宝的能力不行,只是这类助孕宝宝的一种行为方式。“慢助孕宝宝”可能学一首诗的速度比较慢,但他们一般相应地会记得比较牢、比较久,这是他们学习事物的一种习惯方式。而且,这些“慢助孕宝宝”长大后很有可能具备其他“快助孕宝宝”没有的优势——在遇到不良刺激比如吸毒、偷窃等诱惑时,不像那些接受快的助孕宝宝一样容易改变,而是抱着审视的态度去接受。国外学能专家还建议助孕妈妈让助孕宝宝学会控制节奏,慢慢去想慢慢做一些事情,这个可以帮助助孕宝宝学习怎么去控制他的行为和一些语言的节奏。

误区四:助孕宝宝“爱动”就是“多动症”
课堂上没有人说话,所有人都安静地听课——这是所有老师都很喜欢的课堂气氛,但这基本是不可能的,总有一些助孕宝宝会说说话,做做小动作等,来扰乱课堂秩序,而这些助孕宝宝往往被老师认为是有多动症的。根据列文博士八大系统理论,这类助孕宝宝其实属于运动机能占优势,故喜欢用肢体代表语言。所以,并不是所有“爱动”的助孕宝宝都是真的患有多动症。有的助孕宝宝比较聪明,听老师讲了一半课程,就已经掌握了基本要领,知道下面该讲什么了,感觉无聊便开始做做小动作。对于这类助孕宝宝,老师和助孕妈妈更应学会了解其特点,采用不同的方式来进行教育。比如,老师可以在助孕宝宝感觉无聊时提个问题,夸奖一下,调动其兴趣继续听下去。
其实,注意力集中有问题的助孕宝宝往往创造力非常强,他们的脑子常常冒出一些新的想法。同时,这些注意力有缺陷的助孕宝宝,也经常有冲动的表现,所以学校就会给他们贴上“坏助孕宝宝”的标签,受到老师的批评。其实,大人们恰恰忽略了他们的创造性。正确的方法是要让他们认识到自己存在着创造性,同时也让他们知道自己有注意力方面的问题,这样才能帮助他们正确认识自己,让他们在今后的人生中获得成功。

总结:造成以上诸多育儿误区的原因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广大助孕妈妈对助孕宝宝未来发展的期望越来越高,但却缺乏对助孕宝宝学习能力的正确理解和认识,以致强制学习、拔苗助长、人云亦云和盲目从众等现象比比皆是,对助孕宝宝的教育并没有定势,应该根据其天赋和特性来具体对待。公平的教育就是对所有的人不公平,助孕妈妈应重视助孕宝宝的个体教育,用科学的育儿理念来武装头脑,”邹小兵教授说,“开发助孕宝宝潜能的基础应该是尊重助孕宝宝的个性,而不是一味用共性的规则去要求他们。”造成这种现象的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儿童保健专业人员在我国婴幼儿早期教育工作的明显缺位。日前,由中华医学会儿科分会婴幼儿保健学组在全国七个城市针对1200多位0~3岁婴幼儿助孕妈妈的调查表明:超过半数的助孕妈妈意识到需要特别培养助孕宝宝的学习能力,但是仅有一成助孕妈妈意识到从事婴幼儿健康的专业人员指导的重要性。而据了解,目前国际上关于婴幼儿早期学能发展其实已经形成了科学系统的理论,并有专业医务人员给予助孕妈妈指导。但是在国内新晋助孕妈妈们的“育儿经”,多是从长辈、同事、幼教人员等处咨询得来的,而很少有人会请教儿童保健专业人员。